方志论坛
方志论坛
      信息搜索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方志论坛 > 方志论坛
关于概述、大事记、人物志的编写
[字号: ]  2010-08-28   

 地方志是资料性的科学著述,其成为资料性科学著述的前提应有一个科学的符合方志编纂的体例。方志特殊的体例也是它区别于其他著述的重要标志。体例包含体裁、结构、章法三个部分。今天所讲的概述、大事记、人物志即地方志体裁中的一部分。
      通过历代方志工作者,特别是本届修志工作的实践,我们已探索出一套较完善的方志编纂体裁,它被1997年5月8日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颁布的《关于地方志编 纂工作的规定》以法规的形式加以认定。该规定第十三条说“地方志的体裁一般应包含述、记、志、传、图、表、录等。以志为主体。图表采用现代技术编制。人物 志坚持生不立传的原则,在世人物的突出事迹以事系人入志。”实践证明,包括以上述、记、志、传、图、表、录构成的地方志编纂体裁所形成的地方志独特的体 例,能全面系统地反映一地自然和社会发展的历史现状。具有较高的科学性,基本能满足地方志特定内容的需要,达到了内容和形式的完美结合。
        下面根据辅导班的安排,粗浅地谈谈概述、大事记、人物志的编写问题,也算是和大家共同切磋,相互学习。

概述的编写


        一、概述的由来
        民国以前历代志书均无“概述”之名,但有在卷首设置类似“概述”的做法。东晋常璩《华阳国志》卷首设“总叙”,宋周应合《景定建康志》在各重要卷首设 “序”用以策论大要提示读者,已具有概述的一些功能,方志学创始人章学诚为解决志书中各部分“如园囿自守,详于门内而不知门外”,于各卷之首设置“序例” 以沟通各门类之间的内在联系,这是有理论有目的地设置类似概述之始,民国年间黄培炎认为“一般方志偏于横剖,而缺乏纵贯,则因果之效不彰”,因而在其所纂 之《川沙县志》20卷中,每卷卷首设“概述”一篇,概括记述本卷内容之大要。志书中首先出现“概述”二字,可谓方志界之创举。本届修志伊此,志界同仁发现 面对科学分类和社会分工越来越细的现实,只采用横分竖写的体例,门类之间缺乏内在联系,整个记述“见树木不见森林”。遂在《川沙县志》的启发下,在实践中 不断探索,逐步创造了总揽全形大势、揭示兴衰起伏、沟通内外联系、彰明因果关系的综合性记述体裁,即置于一志之首的概述。
        二、概述(总述)的功能
        置于各级志书之首的概述(总述)有何功能,据我们对已出版的市、县级志书概述读后感觉,认为至少有如下几个作用。
        (一)总括地情,使读者未读全志而能了解一地之全形大势。志体以类系事,横排竖写,门类之间各守志界形成各自封闭的个体,难以形成整体概念。总述从宏观的 角度对地情进行高度概括,把全志各篇精华部分有机地组织起来,构成一幅完整的立体图画,使读者得知一地之总貌及其发展变化的历史脉络。正如当年黄炎培在 《川沙县志.导言》中所说:“或竟不及读全文而大致了了”,对各市县之全形大势,优劣短长,一目了然。
        (二)沟通事物之间的内部联系,彰明因果,使读者能认识某些客观规律。块块结构的志书,虽可横陈一地百业,纵贯一地古今,但因相互隔绝,故有“鸡犬”之声 不相闻,“因果之效不彰”的缺点。作为全志的总述,站在全局的高度,把那些自成体系的事物之间的影响、制约关系联系起来,通盘分析,权衡利弊,彰明因果, 从而揭示出事物的本质联系,反映事物的发展规律。读者从史实的记述中认识事物的客观规律越多,志书的资治作用越大。
        (三)符合人们的认识程序,使人读后能有条不紊地阅读全志。人们认识事物,一般是由远到近,由粗到细,所以任何著作,都置总论(或绪论)于前,再置条分缕 析的个论于后。读志书者一般均先翻阅总述,不仅对一地之今昔,有个总体认识,而且了解当地的优势和特长,从而引发阅读全书的兴趣,或者翻阅有关篇章。故置 于书首之概述(总述),实具有“导读”的作用。
        总之,概述为全书之纲,是读志的向导,具有总括地情,沟通联系,彰明因果,提炼精华,横陈利弊,策论方略之功能,使志书能更有效地为三个文明建设服务。
        三、概述的撰写
        (一)概述写作时间和撰写人员的选定
        由于概述为全志的纲领性部分,撰写难度可想而知,故其撰写时间和撰写人的选择与志书其他部分不同。从时间讲,概述虽置于全志之首,但写作时间却只能在其他 篇章之后。因为只有在全志其他稿件完成后,撰写人才有可能通读全部志稿,熟悉并驾驭全部资料,经过周密的逻辑思维和综合分析,从中选取精华,谋篇布局,写 出高水平的概述。从人员选择来说,概述撰写人应是该志的主编,因为一般来讲主编的政治思想水平和文字功夫都是该编写组最强的,只有他最有资格担任概述的执 笔人。
        (二)概述应包括的主要内容
        关于概述究竟要写些什么?一般包括以下八个方面的内容:
        1.综合一地地理概貌,概述当地之自然与资源优势。
        2.综合一地总体面貌与历史脉络,以时为经,以事为纬,归纳总结每个历史时期的发展与变化,探讨本地各历史阶段的兴衰及其原因。
        3.综合一地的经济状况,概述当地经济领域的发展潜力,探索其发展规律。
        4.列举一地的特有典型事物、重大工程及科教文卫等方面的突出成绩,充分体现当地的特点和优势。
        5.简述在全国全省有影响的历史事件和人物.
        6.简述在全国全省有影响的名牌物产和名胜古迹。
        7.简述本地的社会风俗及其移风易俗情况,反映社会主义精神文明建设的成绩。
        8.展望与启示,即在全篇末尾以少量文字提示本地发展方向与远景。
        提出上述主要内容,意在撰写概述时注意全面系统地反映一地之概貌,并不是对上述各项内容平分秋色,而是要紧紧抓住概述总括性的特征,在熟悉和掌握全志资料 的基础上,从概述的总体性和宏观性出发,选取典型资料加以精心提炼,科学综合,高处谋篇,深处落笔,做到结构严谨,文辞优美,从而使整个概述成为浑然一体 的传世佳作。
        (三)概述模式评介
        由于对概述的性质功能理解不同,概述的内容和形式各异,概述模式众多。据有关人员从不同角度概括有如下一些提法:一种提法为四种类型:1、综述地理,横陈 百业;2、综括地理状况,纵述革命历史,横陈各业成就,条述地方优势;3、综述基本情况,条述地方特色;4、纵述历史,横陈现状。第二种提法为三种类 型:1、横陈一片的内容浓缩式;2、突出主线的提炼聚焦式;3、总结特点的集中归纳式。第三种提法为三种式样:1、导言式;2、横列式;3、纵横交叉及夹 叙夹议式。第四种提法概括为六体:1、横分浓缩体;2、特色串连体;3、史纲体;4、策论体;5、兼用各体之长的综合体;6、史志结合体。此外还有主张把 概述写成史体笔法按时序分期论述的发展纪略等等。
        上述提到的17种志书概述模式,有的只是志家设想并未见诸实际,但大部分是实有所指,如综述地理,横陈百业式,早期出版的萧山、玉山、海城、宁都诸志均属 此例,此种类型过于简单,未能体现概述的性质和功能,为后来者所不取。其中综括地理状况,纵述革命历史,横陈各业成就,条述地方优势式,系指1985年修 改再版的《如东县志》,此种式样概述,较前述式样大有进步,具备了概述的基本功用,故为后起者所广泛采用,当然后本居上,多有增补,更趋完善。再如综述基 本情况,条述地方特色式,是指《建德县志》的概述。此概述全文约2000字,仅用700字综述基本情况,而以1200字分述新中国成立以来逐步形成的四大 特色即旅游、水电、果木之乡和地质之窗。至于策论式概述,以1994年出版的《阳城县志》概述最为典型,该概述“不作浓缩全志之概述,而作纵贯古今,横陈 利弊之策论。它一写阳城之优势,二写阳城之劣势及其历史教训,三从哲理高度策论阳城振兴之计。此概述一出志界好评如潮。但赞扬者大都为志界理论家和评论人 物,而对大多数从事志书编纂的实际工作者来说,则因其曲高和寡,应者寥寥。此类概述模式不宜提倡,因为它不仅违背了概述总括地情的基本原则,也离开了志书 的资料性著述的基本属性。这样的概述充其量只能算是读志用志的论文。再说策论一方振兴之策,实属党政高层决策机构和政策研究部门的职能,何劳志书之笔。志 书只要能为政府决策提供全面系统而精确的地情资料就算尽职尽责了。此种以策论代概述的行为,实有越俎代庖之嫌。以几部省内市县志为例,湘潭、沅陵、耒阳三 县市的概述均以地理概况置于概述之首,介绍自然环境和资源情况,然后纵述历史,详今略古地展示一地政治、经济、文化发展的历史脉络,浓墨重彩地记述新中国 成立
后,特别是中共三中全会以来改革开放所取得的巨大成就,并以夹叙夹议的笔法介绍各地的重要人物和名胜古迹,展示兴衰起伏的轨迹。最后均以一个简 短的结语部分,从一地之优势劣势入手策论式地提示一地的发展方向与远景。要言不繁,一般均在万字之内。至于韶山和常德市志,则根据各自的特点来展开概述的 撰写。韶山概述分“历史源远流长”、“伟大领袖毛泽东的家乡”、“著名革命纪念地”、“省级风景名胜区”、“41年巨大成就”、“发展前景广阔”五个部分 撰述,连地理概貌都未作介绍,全文不到3000字。常德市志概述只用了几百字简述沿革与自然地理,然后用“兵家必争之湘西重镇”、“五省通衢之重要商 埠”、“湖南食品轻纺基地”、“规模初具之新型城市”、“人文渊薮的历史名城”五大专题,充分展示了常德市的特点。总之,一般市县概述应先简述地理,再按 时期展示历史全貌,而以策论发展远景为殿后。至于那些具有明显特点和优势的县市级志书其概述之撰写则应因其特点之不同而选择相应的写法。
        四、对续志概述撰写的设想
        本届修志所创设的以概述(总述)为代表的“述”体,在续志修编中处于何种地位,我们首先从方志体裁的继承与创新的关系上予以探索。综观已发表的续志纂修的 文章,除极个别的人主张以史述代替概述,即将大事记与概述合并成为历史述要外,都主张继承本届修志中所创立的概述体裁,并且要在续志中不断创新,以符续志 所需。其次1997年颁布的《关于地方志编纂工作的规定》,以国家修志法规的形式对“述”作了认定。该法规是指导今后修志,当然包括本届续志编纂的权威性 文件,我们没有理由不认真加以理解和贯彻。
        但续志编纂的时间跨度较短,在这种时间跨度短的断代志中,概述除浓墨重彩地概述断限内的内容外,还担负着一项特殊任务,即将由于时限短续志将不再另设门类 记述的那些不变或动态甚微的内容,如地理、沿革、风俗方言等,纳入概述中。因为没有这些内容,不但无法保持事物的连续性,与续志进行衔接,而且断代志是独 立成书,如果只记断限内的事,不涉及事物原委,其所载事物将成无源之水,无本之木。就如年鉴这种只载当年事物的工具书,为了独立成书,每年都要设立地理、 历史门目,记载那些基本不变的内容,供读者查阅。所以在续志编纂中,概述的作用不仅不应削弱,而且还要加强。

大事记的编写


        一、大事记的由来和功能
        大事记是志书的一种重要编纂体裁。1985年颁布的《新编地方志工作暂行规定》将“记”体例为志书应有的六种体裁之首,并列专条予以说明。该规定第十一条 称“新方志的大事记,要详今略古,适当选择当地历史上的重大事件记述,使读者了解该地历史发展的大致脉络。关于建国以来的重大政治事件的记述,要遵守宜粗 不宜细的原则。”对大事记的编写目的和原则作了明确的规定。1997年颁布的《关于地方志编纂的规定》重申了“记”体为志书七种体裁之一。因为“述”体在 前,故位列第二。
        大事记这种体裁可谓源远流长。孔子所作的《春秋》为史书编年记事体之始祖。战国时期出土的《竹书纪年》是最早用“纪年”命名编年体史书。正史的开山祖师司 马迁创造了按时间顺序记载全国大事的纪传体,“纪”即“本纪”。方志体例大多仿自正史。大事记即从正史中的“本纪”演变而来。宋代高似孙的《剡录》即嵊县 县志,首列县纪年,记述地方史事大端,为全书之经,开方志记载大事之先河,为后来历代方志沿用不断,其名称有《通记》、《事略》、《大事记》、《纪事沿革 表》等。章学城谓“志乃史体”,他在《为毕秋帆制府撰石首县志序》中说“首曰编年,存史法也。志者,史所取裁。史以记事,非编年弗为纲要”主张以大事记为 全志之纲而置于全书之前。民国年间著名方志学家黎锦熙、黄炎培在他们所撰的志书中继承上述传统各以大事年表冠其志首。他们认为,志书的总体特征是以类系 事,以横剖为主,而编年体的大事记正好弥补了全志缺乏纵贯之不足,从而使志书成为一个既有纵观又有横观,经纬交织的整体。在历代名家的倡导和修志实践的影 响下,大事记这一方志体裁自宋代以来(注:宋代为我国方志体裁形成期)成为我国方志体裁中极具稳定性和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大事记一般具有以下三种功能:
        (一)提纲挈领,理清一地历史脉络,便于读者查检所需资料。大事记顺时简要地历记一地大事要事,等于整部志书的提要和索引,它与各个专志的详细记事经纬呼应。人们读完大事记后进而阅读全书,即可按此脉络,抓住书中重点,找到所需资料。
        (二)贯通古今,通晓一地兴衰起伏之全形大势,可作乡土教材。大事记把那些能反映一地兴衰起伏和全形大势的重大事件,按年月顺序予以编排,从而贯通古今,便于读者进行各个时代、特别是新旧社会、改革前后的对比,是进行政治思想教育最好的乡土教材。
        (三)可减少专志的门类设置,补充专志的缺项。如中央文件和修志法规均明确规定志书记述宜粗不宜细的各项政治运动,大事记依时已作系统简要记述,专志中就 可不再设置“政治运动”一门。有的政治、经济、文化方面的内容,大事记已作完整记述的,专志也可略而不记。有些事物、事件在专志中没有单独设门立项的必 要,而其内容又非在志中反映不可,大事记则可依时辑录此等事项,避免志书出现重大缺漏。
        由上可见,大事记这一独特的记述体裁,具有述、志、传、图、表、录等体裁不可替代的作用,必须摆在志书的重要位置,下大力地把它编好
        二、大事记的体裁
        大事记体裁有三种,即编年体、纪事本末体、编年与本末并用体三种。从已出版的县、市级志书看,绝大部分都采用了编年体。这是因为编年体大事记有诸多好处, 其一可以较清楚地看出各个历史时期总的历史轮廓;其二,可以看出各种事业,各种事务之间的横向联系;其三,不易与其他专篇相重复。纪事本末体的大事记目前 在县市志中尚未发现。但湖南省志第一卷《湖南近百年大事纪述》采用的就是纪事本末体。此书在当时获得了较好的评价,但时至今日,我们发现它的很多问题,在 后来的政治、军事各专志中都作了较详记述,造成无法避免的重复。问题是有人担心采用编年体势必把一件延续时间较长的事件分割成好几段来记,不仅要多费笔 墨,而且“首尾难稽”,不易看出事件始末。这种担心是由于对编年体缺乏了解,其实编年体本身也是不断发展变化。《春秋》本文,每件事只记几句话,但解释 《春秋》的“左传”却将事件的来龙去脉说得很清楚,《史记》、《汉书》中的《本纪》,也是编年体,《本纪》对有些时间延续较长的事件,就进行了集中记述, 比《春秋》进了一步,《资治通鉴》则更进一步,不仅对一些需要集中记述的事件都予以集中记述,而且创造了诸如连载法(连贯始末)、主载法、追叙法、补叙法 等集中记事方法。上述这些都发生在袁枢《通鉴记事本末》之前,当然不能叫什么“编年本末体”,而应视作编年体题中应有之义,是编年体在具体运用上灵活性的 一种体现。集中记述延续时间长的事件一般把每件事记到主体事件发生的年月之下,对主体事件前后之事以追叙和补叙法进行记述。但对某些延续时间在一年以上 的,则应据该事件的阶段性分多次予以记述,如土改、反右等,即属此例。
        三、大事的选录标准
        确立好大事标准,是编好大事记的关键。这个问题历代史志学家论述颇多。徐天赏在谈到《梁本纪》的义例时说:“大事则书,变古则书,非常则书,意有所示则 书,后有所因则书,非此五者便否。”司马光于《资治通鉴》的《进书表》中说明其叙录史事的标准是“专取有关国家盛衰,系民生休戚,善可为法,恶可为戒 者”。当代志家也有仿徐天赏例,提出什么“五书”、“六要”作为当今大事记的大事标准。可以用一句最简单明了的话表述如下:大事记所选录的事件,应当是自 然、社会、政治、经济、文化等方面对本地历史发展有重大影响的事件,这些事件大致可分为如下三种:
        (一)事件的发生对当时的社会生活和尔后的历史发展都有重大影响的。如重大的军事行动和政治运动,政治制度、生产关系和经济体制的重大改革,重要的工程建设,重要政策法规的颁行,重要机构的设置和重大的人事调整,以及重大的天灾人祸等等。
        (二)事件发生时,对当时的社会生活虽然影响不大,但与以后的历史发展大有关系,或者标志着某个新的历史阶段的开始。如新的生产力的出现,新的生产关系的 发生,科技和各行各业的首创与发明,新的社会风气的萌芽,新的思潮的传播,革命组织的开始建立等等。
        (三)虽不属前两类,但发生时对社会震动很大,给人留下深刻印象,且又“善可为法,恶可为戒”的重大事件。如突发的英雄行为和社会丑恶行为,重大刑事案例的曝光等等。
        以上概括当然不可能统括所有的大事内容,但只要用是否有资治、教化、存史价值这个总标准去衡量和选录大事,就基本可以杜绝滥收和遗漏之弊,做到该收的尽量收录,不该收的一件也不录。
        四、大事记编写的几个问题
        (一)关于全国和上级地区大事的记述。此类事可分三种情况处理。一是所谓事涉国典,天下皆然的大事,如新币发行等可以不予记述;二是中央和上级指示,地方 必须贯彻执行的,按“详独略同”的原则,按中央文件的提法标示大事的纲目,而详述地方的具体做法和实绩;三是中央和上级专门为解决本地问题而发的指示或作 出的重大决策,则应单列条目记载。
        (二)关于决议、方针政策的记述。不仅记其基本内容和精神,主要记执行情况和实行效果。对那些未能真正落实的决议和方针政策,再重要的也无须记载,因志书只写已发生实效的事物。
        (三)关于领导人与群众活动的记述。不能以职务高低作为记述标准,而要以其活动的实际作用为取舍。毛泽东到湖北次数很多,但《湖北省志.大事记》,仅记述 了他1958年9月视察湖北和畅游长江两件事。对“小人物”在本地活动起过重大作用的事,则要浓墨重彩地予以记述。
        (四)关于会议的记述。不能硬性地机械地规定那一级会议记述与否,而要看会议的作用和影响的大小,对于那些规模虽大而无实际效果的例会,可以免记。对那些规模虽小,但对本地产生了具有决定意义的小会则非记不可。
        (五)关于大事记的篇幅与排列位置。据有人统计,已出版的县市级志书的大事记约占全书份量的三十分之一到二十分之一,约5万字左右。其在志书中的排位,一 般认为大事记既为全书之经,理应排在概述之后和其他部类之前,也有将其置于志尾或人物志之后,理由是“可备检索”。但大事记在志中的作用远非索引一途,所 以还是排在前面为妥。
        五、关于“专记”
        志书中的“记”,不仅包括大事记,还要包括“专记”。“专记”或称“专题记事”,此种在志书七大体裁之外的志书载体,在本届志书中已有先例,不少志书把那 些不便录入专志正文的重大历史题材,用“专记”的形式置于各有关部分或附录中,籍以保存史料,提高志书的可读性。如《郑州二七区志》在志首设《二七大罢工 史略》,《韶山市志》以附录形式设《新中国成立后毛泽东回韶山》于毛泽东纪念地篇中,都很受欢迎。志界不少有识之士由此受到启发,认为在续志编纂应中强化 “专记”的运用,因为随着改革开放的深入,社会上新生事物不断涌现,社会深层次问题不断显露,这些事物虽未构成社会基本状况的主体内容,但它却在一定程度 上体现这个时代的特征和地方特色,并对社会各方面产生深刻的影响。这些敏感性和热点问题,若分散在篇章中记述,则显得分散,而经过认真的思考和精选之后, 写成“专记”,则更能反映事物之全貌,使这些事物在志书的整体记述中处于突出的位置。关于“专记”在续志中的位次安排,大致有如下几种:特别重大的事件, 如党和国家主要领导人视察等,可设“特载”,置于大事记之前;一些社会热点问题,如房改、再就业、民工潮等等,可集中到一起,设“特辑”、“社会纵横”等 栏目以统之,置于大事记之后;某些专题调查和专题材料则可附录于有关篇章之下。也有人主张将那些独立性强、材料较多而又不宜分散记述的事物,或一些跨门类 大事,以纪事本末体写成“专记”,集中置于大事记之后,构成前面大事记体裁中所介绍的“编年与本末并用体”。
        总之,“专记”作为“记体”的一种新形式,将在续志编纂中得到广泛的应用,它对提高志书的可读性大有裨益,从而能使志书更好地为三个文明建设服务。

人物志的编写


        人物志是地方志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涉及面广,政策性强,为社会各方所瞩目,因而难度较大,是所有志中最为棘手的一个。作为人物志核心部分的“传”,历 为志书主要体裁之一。1985年颁布的《新编地方志工作暂行规定》对人物志的编写原则作了较为详尽的规定,其第十二条称:“立传人物以原籍(出生地)为 主。非本地出生,但长期定居本地并有重要业绩者,也可在本地立传,包括外籍华裔和华侨为本地作出重要贡献者。在世人物不立传,凡在世人物确实有可记述的事 迹,应在有关篇章节目之中予以记录。人物传记必须实事求是,资料务必真实可靠。一般不作评论。某些地区革命烈士除专门立传者外,还应编制英名录。”在 1997年颁布的《关于地方志编纂工作的规定》中,对上述一些原则作了重申,是我们编写人物志的重要指导思想。下面就人物志(主要是人物传)的一般编写原 则和续志人物志的编写问题简介如下:
        一、人物志的地位与作用
        编纂人物传记是我国历代史学著作的优良传统,在浩如烟海的史籍中,人物传占有显著地位。司马迁的《史记》开创了纪传体的先河。《史记》130篇,除十表八 书外,其余112篇全系人物,其中“本纪”十二篇、“世家”三十篇、“列传”七十篇,占了全书篇幅的85%。有人统计,包括清史稿在内的我国二十五部正史 中共有人物传记四万多篇。这些传记,长者七、八千字,短者仅七十余字,为我们留下了极为丰富的史料。
        正史是这样,属于历史学范畴的地方志也不例外。方志学的开山祖师章学诚主张“邑志尤重人物”,把人物志看成“志中之志”,“书中之髓”。旧志人物志篇幅一 般占整个志书篇幅的三分之一到二分之一,所以有“古来方志半人物”的说法。以光绪《湖南通志》为例,全书288卷,人物志78卷,加上名宦、职官、选举三 个志69卷,共计147卷,占全书总篇幅的二分之一。
        为什么人物传记在历代史志中占有如此重要的地位,这是由它的社会作用所决定的。历史是人民创造的,史志之书,无非是人们改造自然社会的历史记录。恩格斯 说:“历史不过是追求着自己目的人的活动而已。”列宁也说: “历史必然性的思想丝毫也不损害个人在历史上的作用,因为全部历史正是由那些无疑是活动家的个人的活动所构成”。既然如此,我们写志,也就不能见物不见 人,而要把那些曾经活跃在历史舞台上的各种各样人物的事迹如实地记载下来,才能反映历史本来的面目。人们通过阅读人物志,看到历史上各个时代各个阶级的代 表人物有声有色的表演,不仅能了解人类社会发展的历史脉络,而且从中可以受到启迪,得到教益。
        关于人物志的具体功用,从整个志书的功用来考察对其在“资政、教化、存史”三大功用中,是否应有所侧重,志界看法不一,有的强调“存史”,有的强调“资 政”和“教化”。其实,人物志在志书三大功用中均可发挥作用,不必强分主次,较为妥当的提法是:人物志以“存史”为前提,为手段,从而达到“资政”和“教 育”的目的。我个人的看法是,人物志的主体是人物传,人物传是通过历史人物的纪述,以理服人,以事感人,以情动人,故在三大功用中人物志事实上侧重在教育 方面。即通过对历史人物的“记功司过,彰善瘅恶”达到“评说一方人物,激发千秋爱憎”的目的。关于这一点,章学诚在答甄秀才修志第一书中说得很清楚。他 说:“史志之书,有裨风教者,原因传述忠孝节义,凛凛烈烈,有声有色,使百世而下,怯者勇生,贪者廉立。”即用历史人物的光辉行动来激励后人,弃恶从善。 当然,章学诚所谓的有裨风教,是以封建社会的伦理纲常教育人们,为巩固封建统治服务,我们今天所讲的人物志的教育作用,与之有本质的区别,主要是通过历史 和当代的英雄模范人物的光辉事迹,进行爱国主义教育,革命传统教育和共产主义教育,是为三个文明建设服务的。关于这一点,中国地方志指导小组副组长梁寒冰 同志在新疆召开的民族地区修志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指出:“为什么要编写人物传,立传的目的何在?我们的目的是为进行教育,首先是爱国主义教育,要教育人民热 爱祖国,热爱家乡,热爱社会主义。其次是革命传统教育,要教育人民学习革命先烈的创造精神,为人民的革命事业艰苦奋斗,英勇牺牲,临危不惧,舍己救民,其 次是共产主义教育,要教育人民,尤其是青年,树立远大的共产主义理想,具有共产主义的道德品质,高尚的文明行为。”
        总之,人物志是地方志的重要组成部分,认真写好人物志,对全面反映当地历史情况和为三个文明建设服务都具有极为重要的作用。
        二、人物志的收录范围和标准
        什么样的人可以入人物志,是人物志编写中的关键问题,也是一个争论最大的问题。
        如前所述,《新编地方志工作暂行规定》第二章第十二条,对人物志的编写,作了一些原则规定,可以作为我们编写人物志和收录人物的准绳。
        现根据“规定”的精神,结合我县实际,谈谈与人物志收录范围和标准有关的几个问题。
        1.人物志收录的地域范围。以收录本籍人物为主,兼及对本地有重大贡献和影响的外籍人物。
        2.人物入志的时间范围。根据详近略远的原则,为了突出志书的时代特征以及更好地发挥人物志的教育作用,新编地方志人物志,应以近现代人物为主。其实,这 也不是我们现在的发明,各个时代的志书都是这样做的。例如光绪《湖南通志》,主修曾国荃为表彰湘军将师的“丰功伟烈”,光是湘乡县,以战功累官至二品以上 入志的督镇大员,为数即达千人以上,该志还列了义勇一目,专纪历次战役中战殁之水陆兵勇夫役团丁之籍贯姓名,为数竟达数万之多。同一时期李元度所纂之《平 江县志》亦收入与太平军作战而死的官兵团丁达3400人之多。
        那么,古代人物怎么办?这里实际上是提出了一个旧志人物如何载入新志的问题。处理办法不外:(1)不予收录;(2)照抄旧志;(3)用马克思主义的立场观 点重新选录,但标准要从严,要选取那些确有影响的历史人物,用新观点加以改写,要特别注意在补漏和纠错两方面下功夫,对旧志有意不载的农民和少数民族起义 领袖,以及瞧不起的下层人物,如能工巧匠之类,要下功夫收集资料,补作新传。对诬蔑不实之词,要推倒重来。对那些张冠李戴和借人才于异地以光乡里的错讹之 处,要坚决纠正和删除。
        3.关于生不立传和生人入志的问题。生不立传是取盖棺论定之义,有人以某些人盖了棺也不能论定为理由,主张生人也可以立传,这是一种狡辩。应当说,盖了棺 都难论定,未盖棺更难论定。为生人立传最大的问题有两个,一是人物多变,一旦写上,影响无法收回;二是难杜请托曲笔之嫌,使人物志工作无法正常进行。
        生人不立传,当然不等于不能入志,生人事迹可以因事系人地载入志书的其他篇章,也可用简介形式入人物志,至于其整个生平事迹和最终结论的传记,可在其谢世之后,随下届或下下届志书入人物传,因为修志是世世代代都要进行的事业,何必急在一时。
        4.入志人物应以正面人物为主的问题。这个问题,梁寒冰同志在北片13省市县志稿评议会上强调了“人物的主体不要动摇,人物的主体,还是革命英雄、战斗英 雄,在这个地区很有影响的革命领导人,辛亥革命时期的也可以,稍为说远一些也可以”。但是为了反映一地的全面情况,反面人物也要适当收入,不过一定要少于 正面人物,不能以邪压正。而且反面人物的选择一定要是有重大影响的大奸大恶、劣迹昭著恶贯满盈的元凶巨恶。凡是“其恶不足以惩戒者”,一律不录。其主要目 的在于从反面教育人民以知革命事业多艰,胜利来之不易,知坏人何以会坏,后人知所警戒。
        5.关于收录全国性人物的问题。这个问题,有人主张分级立传,即全国的地方不立,省级人物不入市县志。福州全国人物志讨论会,认为不能同意,理由,一是不 能全面反映一地人物全貌,二是一地人物“为郡之柱础,乡邦之光耀”,本地重要人物不上市县志,人民在感情上通不过。三是何谓全国性人物,很难划个统一标 准。如何做法,大家认为,凡在全国有影响的人物,评价应与中央保持一致。也有的主张,写全国性人物中央写全面的,地方可以侧重写其在本地的幼年时期和与本 地有关的其他事迹,这也是可行的。
        6.关于人物的收录标准。大家认为基本标准应是看人物在社会上的作用和影响,但由于职务在一定程度上还是反映了人物的社会作用,故仍可作为收录的重要参 考。但总的来说我们要坚持以作用和影响作为立传标准。正如章学城所说:“名宦传必须写明曾任何职,实兴何利,实除何弊,实干何事有益于国计民生”,“如职 官而无可记之绩,科目而无可著之业,于例均不得立传”,对那些无所作为的庸碌之辈,官再大也不能写入人物传,相反对那些“位卑未敢忘忧国”或有一技之长为 国家为人民作过好事的人,我们一定要为其立传,大书特书其光辉业绩,使之永垂不朽。
        三、人物志编写工作中的几个具体问题
        1.人物志编写工作的组织和工作步骤。人物志编写的组织,用一句话来说,就是要专业队伍和群众路线相结合。
        工作步骤大致分为四个阶段。
        第一阶段:拟定入志人物名单。这个工作除编写人员查阅文献资料之外,还要发动各界认真搞好入志人物的推荐工作,最后由编写组汇总,进行比较筛选,几榜定案。
        第二阶段:广泛搜集人物资料。这是写好人物志的关键一环。方法和其他各志一样,既要注意查阅文献资料,也要调查活的口碑资料。
        第三阶段:分工编写。在正式撰写人物传记之前最好能将每个立传人物的资料整理成长篇,至少要排出传主的大事年表,方能动笔。
        第四阶段:审稿定稿。传稿写好后,要逐级严格审查。并打印发给有关单位和人员,广泛征求意见,也可开评稿会,进行评审,最后由省级地方志编委会定稿。特别要注意听取传主家属和其他有关人员,如同事、下级的意见。否则,书一印出,一定招来不少麻烦。
        2.人物评价。准确公正地评说历史人物的千秋功罪,是撰写人物传记的难点之一。有人主张不带观点传人物,但这是不可能的。正史有太史公曰等专门的人物评 论,志书一般是不作专门评论的,而是寓论于史,即采用所谓春秋笔法寓褒贬于叙事之中,所谓一字之褒,荣于华衮,一字之贬,严于斧钺。那么到底如何公正地评 价历史人物呢?我认为必须做到:
        (1)观点正确。即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站在无产阶级立场来分析人物的一生行事,实事求是地评价是非功过,不溢美、不掩过。特别要注意,不要用现在的观点 苛求于古人。列宁说过,马克思主义理论的绝对要求,就是要把问题提高到一定的历史范围之内;同时指出“判断历史的功绩,不是根据历史活动家没有提供现代所 要求的东西,而是根据他们比他们的前辈提供了新的东西”。尤其对于民国时期人物,更要认真对待,要清除“左”的思想影响,不要看到人家一写民国时期的活动 家,就指责是为国民党树碑立传,如对国民党的抗日阵亡将士该立传的要立传,该上烈士英名录的要上英名录,让他们名留青史,这才是对历史和人民负责的态度。 评价人物的难度,主要表现在对那些一生多变的近现代人物身上,尤其是对那些政治上敏感性较强的统战人物,更要慎重。对这些人我们总的观点还是要实事求是, 但也要考虑社会效果,要从国家民族的根本利益出发,按党的政策办事,注意褒贬适度,必要时还得采用一点隐笔,所谓“叙而不宣,含而不露”对其不利于革命和 人民的言行经历,采取点到即止,只评其大节,不揭其阴私,如抽大烟,讨小老婆之类就不必写入志书。
        (2)用辞精当。精者指语言精炼,要言不烦,当者指用语确切,恰如其分。如司马迁评廉颇,仅说过“廉颇者,赵之良将也。”只用一个良字就点明了自己对传主的观点。
        (3)坚持阶级论和两分法,全面评价历史人物的是非功过。一个人的一生不可能不犯错误,也不可能样样都好。所谓金无足赤,人无完人,只要这个人对历史作出 了重大贡献,都要如实的反映和肯定。如列宁对罗莎卢森堡的评价,鉴于她在波兰和孟什维克等问题的错误,有人企图全盘否定她,列宁却评价说:“她始终是一只 鹰”,并说:“鹰有时比鸡飞得低,但鸡永远不能飞得鹰那么高”。又如毛主席对叶德辉,在《湖南农民运动考察报告》中指明他是湖南最大的土豪劣绅,后来被镇 压了。但在十届十二中全会的报告中,他又向在座的大革命时期担任长沙郊区农民协会委员长的滕代远同志指出,当时不应该杀他,因为叶德辉是个大藏书家,著名 版本学家,所写的《书林清话》一书,学术价值很高,这样的知识分子,杀了太可惜。
        (4)评价人物要让事实说话,忌用作者的空言套话。政治家要以其清廉的政绩,军事家要以其赫赫战功,文学家要以其脍炙人口的名著,科学家要以其有益于社会 人类的科技发明,艺术家要见绝技,英雄要有壮举,模范要有先进事迹,总之要“真有卓然成家可垂不朽之业”。事实胜于雄辩,无须作者再作什么说明,即使要用 评语,也最好是社会上群众流传的赞语和同行专家的定评,用一些想当然的套话,往往失真。如有人写李大钊就义发表慷慨激昂的演说,高呼口号,壮烈牺牲云云, 其实据载诸报端的目击者说:李大钊在绞刑架下,就象平时教书那样从容,说话声音低沉,还略带诙谐之态。
        5.人物传的内容。一般人物传的内容都包括生平和事迹两部分。主要包括姓名、字号、别名、籍贯、出身、家庭情况、上学情况、工作情况、主要经历、主要活动 和事迹,重大贡献和影响等。字数较多的人物传,可先简述其生平,再述其主要事迹,既可看出其一生简历,又能突出其主要活动,显示其对社会的贡献和影响。字 数较少者则按其生平顺叙其事即可。切忌只写一生任职情况,类似履历表;或先叙任职情况,再加一段颂词,类似悼词的写法。
        6.人物传的文体。有人将人物传记分为历史传记和文学传记,历代史志中的人物传大体可分为两类:一类是用简明朴实的语言直陈其事,方志和大多数正史中的人 物传属于此类;另一类带有一定的文学色彩,在忠于历史事实的前提下,适当运用文学手法去塑造人物,描写事件。司马迁的《史记》属于此类。我们今天写地方志 的人物传宜用前者。因为在我国两千多年中,能把史学和文学结合得好的也只有一个司马迁,而我们绝大多数人是无法和司马迁比的。鲁迅称《史记》为“史家之绝 唱,无韵之离骚”,班固之后,一直无人敢用此法写人物传,包括宋代文学家欧阳修写的新唐书,都是用的直陈史实之法。我们大可不必“画虎不成反类犬”了。人 物传记的生命在于真实,周恩来同志关于文史资料要“求实存真”的指示,同样适用于我们撰写人物传记。人物传记中绝不容许使用虚构、渲染等文学手法,也不允 许任何的合理想象,否则就会失去读者的信任。这里需要说明的是,我们反对的只是用文学手法来写人物传,并不是说人物传不要有文彩。我们不能把人物传写得干 巴巴的,要尽可能地将人物写得有血有肉,生动感人,具有可读性。只要我们充分掌握了传主的全部历史资料,就能在其一生行事中选取最主要的事件和真实感人的 细节,选用准确生动的语言,将人物个性特征鲜明地复现在读者的面前,这样的人物传记,就应当认为是文彩斐然的上乘之作了。
        四、续志人物志的编写
        续志人物志编写首先要解决增加入志人物数量的问题。由于续志记述时限短,谢世人物少,应大力拓宽人物层面,以大量篇幅介绍有突出贡献的生人,将那些优秀党 员、劳动模范、优秀企业家、三个文明建设标兵、科技新星及360行中之木秀于林者的先进事迹介绍给读者,因为正是这些人代表了我们时代的精神和风貌,代表 了我们时代新的生产力发展水平。其次,要解决写好人物志的核心部分,即人物传记的质量问题,写出形象生动、有血有肉、富于感染的人物传记。当然,我们写人 物要生动、要细节 、要刻画形象,不是提倡用文艺手法来写人物传记,我们要严格区分志书人物传与文艺作品人物的界线和写作手法。二者虽然都是通过塑造和刻画人物形象以影响读 者,但手法却完全不同,文艺作品可通过逻辑推理虚构故事情节,运用夸张手法来丰富和完善人物的形象,志书则只能利用真实存在的人物事迹,通过巧妙的布局谋 篇来实现感染人的目的。要抓住人物的个性和特征,选取能体现人物精神风貌的情节,着力描写,使人物栩栩如生,形象生动而丰满。怎样才能写好人物传记呢?除 了要具有较高的政治理论水平和写作修养,主要是下功夫作深入的采访和调查研究,所谓“七分采三分写”。巧妇难为无米之炊,只有深入采访调查,掌握大量能打 动读者,拨动读者心灵之弦的传主生活和工作中闪光人生境界和精神风貌,体现传主的人格魅力,再其次在传记的结构上,也可突破传主的“以时间为序”的模式, 提倡多样性,根据人物的特点适当运用倒叙、插叙、补叙等叙述方式。

    返回    打印     关闭

相关内容

  盛世修志传承文明[2010-08-28]
  志稿语言和文风[2010-08-28]
  七律 修志感怀[2010-08-28]
  修志杂谈[2010-08-28]
  年鉴实用性的思考[2010-08-28]
  谈地情资料如何增强服务社会的能力[2010-08-28]
  怎样写好年鉴概况条目[2010-08-28]
  论方志的资政功能[2010-08-28]
设为首页 | 加为收藏 | 关于我们 | 管理登录
主办:沂南县地方史志办公室     鲁ICP备10203030号
地址:沂南县城人民路中段(县政府院内) 邮编:276300
电话:0539-3221672  电子信箱:lyyinan@dfz.cn
  访问总量:1626602